產品展示

產品展示

洱海與大蒜不可得兼? ——從洱海治理談如何實現兩山論

     嘉博文從日本請來五位著名的大蒜研究學者和種植專家,會同全國大蒜交易中心的山東金鄉農業局和研究所的領導專家共聚洱源縣,對洱源縣大蒜種植向生態農業轉型進行了兩天的深入探討。一致認為:大理周邊各農業大縣如果能全面實行生態種植,將極大減少農業面源污染,這對洱海水質將產生根本性的提高。

1.jpg


        八月,大理的天氣陽光明媚,天空清澈湛藍,白云變幻萬千。行駛在洱海環路上,蒼山云遮霧繞,洱海一望無邊,讓人不得不感嘆大自然對大理真是特別的眷顧。可惜的是,本應游人如織的蒼山洱海卻顯得比往年冷清了不少。長期以來,洱海美景吸引了上千客棧與餐飲服務業環湖而建,不少客棧和餐館的污水直接排放到洱海,加上環湖農業大縣的農田施用的化肥和農藥隨著水土流失最終進入到洱海,對其水質和水環境造成嚴重影響。洱海已經爆發過幾次大面積藍藻。今年4月,大理市政府發布通告,開始對洱海流域水生態保護核心區的餐飲客棧服務業進行專項整治。要求整治范圍內的所有餐飲和客棧經營戶一律自行暫停營業,直到環保核查通過。因此,本來是洱海的旅游旺季,卻因客棧餐飲等服務業大量暫停營業而受到影響。 


洱海的困境

        洱海的困境由來已久。洱海屬高原湖泊,云南省第二大淡水湖,湖面約256平方公里,最大湖深20米。有近80萬人飲用水來自洱海。洱海水質介于二類和三類之間,雖然遠遠好于劣五類的滇池,但長期以來,洱海流域內的賓館、餐館、洗車場等所有污水直接或間接排入洱海,很多沒有任何污染治理設施。更為嚴重的是,流入洱海的主要河流由于沿線有大面積農田和畜禽養殖場,農業、化肥等面源污染和畜禽糞便污染較為集中,不少河流在流入洱海前就已經是IV類甚至V類水質。長期的污染負荷增加,使洱海水質已經處于由中營養向富營養過度階段,一旦外部條件誘發,就很容易誘發大面積藍藻。再不加快整治力度,洱海可能變為第二個滇池。

 

        財政部PPP中心網站顯示,從2015年起,大理正在準備和正在實施的洱海環境綜合治理的大型PPP工程達到七個,總投資額接近130億。這其中包括環湖截污、入湖河道綜合治理、城鎮及村落污水收集與處理工程、湖濱緩沖帶生態修復與濕地建設、農村環境連片整治。雖然不少項目的政府付費周期達20年左右,兩年內就啟動130億洱海環境整治工程,既說明大理州政府的治理決心之大,同時如此高投入對于2016財年收入僅150多億的大理州政府的財政壓力也顯然不小。

 

        然而,即便投入力度這么大,地方官員對于最為頭疼的農村面源污染仍然憂心忡忡,沒有破題良策。前述PPP工程主要針對的是提升洱海本身水質與濕地生態修復、城市與農村生活污水的收集與處理,卻沒有解決最為關鍵、對洱海水質污染最重的農村面源污染問題,也就是過量施用農藥與化肥的老大難問題。不減少農村的農藥與化肥施用,目前投資130億的環境治理工程到底能否讓洱海的水質達標,誰心里都沒有底。

 

        然而一涉及農村面源污染治理問題,不少決策者就舉棋不定。中國農民多年的粗放式耕作習慣不可能通過政府慣常的采用大規模財政投入與工程建設手段就能一次性解決的。事實上,大理的這個難題也是全國性難題。近年來,全國各地投入到水環境綜合治理的PPP項目規模達數萬億,但鮮有針對農村面源污染問題的有效解決方案。絕大部分PPP水治理還是治標不治本的工程項目,典型的包括:生活污水處理站與管網鋪設、工業廢水的收集與處理、河道清淤、濕地修復、水景觀等。然后如果不解決農村面源污染問題,數萬億投資對于水質與水環境改善能有多大效果,尤其是能有多長持續效果,其實仍然是個問號。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某些建設污水處理廠及管網的PPP項目公司竟然擔心一旦污染源減少,污水處理廠沒有足夠的污水量進行處理,按照PPP合同從當地政府收取的污水處置費就會大為減少。

 

致富蒜,污染源?

        根據2016年公開數據,云南省是中國國家級貧困縣最多的省份,共計73個,而洱海周邊的各縣恰恰就是國家級貧困縣,包括洱源、劍川、漾濞、鶴慶、和彌渡等。這些縣往往又是農業大縣,擁有國家劃定的永久基本農田保護區,如何幫助農民脫貧致富奔小康也同樣是當地政府官員的重中之重。

 

        奇妙的是,位于洱海上游的國家級貧困縣洱源縣因其獨特的地理位置與氣候,擁有全國獨一無二的種植獨頭蒜的風水寶地,因此成為全國唯一的獨頭蒜規模化種植縣。這種剝開皮僅有一粒完整的大蒜營養價值和經濟價值都很高。近幾年,洱源種植獨頭蒜的農戶每畝純收入高達上萬,種植大蒜的農田流轉費也因此水漲船高,達5000-6000元一畝,遠高于周邊種植其他農作物的農田流轉費。洱源縣也有望成為云南第一個摘掉貧困帽子的縣。

 

        蒜農目前的種植方式恰恰以多肥多水為特點,以提高大蒜產量,每畝大蒜的化肥施用量接近200公斤。其高氮、高磷成分是造成洱海富營養化的元兇,而高毒、高殘留農藥對生態環境的破壞不言而喻。當地政府有可能考慮 “采取斷然措施”,通過強制流轉方式減少甚至取消洱源縣的大蒜種植,這樣才可以大幅度減少農業面源污染,使洱海治理戰確保成功。可是那些已經擺脫貧困的蒜農們,是否會因棄蒜而重歸貧困呢?


綠水青山才是金山銀山

        歷史上,日本兵庫縣豐岡市曾是一種叫做東方白鸛的野生白鸛棲息地,同時也是日本著名的大米產區之一。明治維新后,日本進入近代化社會,大米需求量不斷上升,農民開始大量使用農藥與化肥,以求迅速增加產量。田間及周邊濕地的昆蟲、青蛙開始急劇減少,白鸛的食物來源逐漸消失。同時,兵庫縣的土地大都遭受農藥污染,水稻田也逐步消失。1971年,日本最后一只野生白鸛死亡,標志著這一物種在日本滅絕。痛定思痛,日本開始從國外引入東方白鸛,進行人工養殖。同時兵庫縣也意識到保護農村環境的重要性,開始嚴格限制農藥與化肥施用,通過30年的努力,恢復了白鸛所能棲息的野生環境,稻田里重現小溪和河流,魚蝦在水塘與沼澤里暢游。

 

        第一批白鸛于2005年在野外放生,兩年后,第一只幼鸛就在野外出生了。逐漸的,當野生的白鸛成群結隊重現稻田時,人們驚奇地發現稻田里產出的稻米也變得美味可口了,其營養和口感都優于其它產區的稻米。雖然白鸛大米因不施化肥和農藥而畝產量減少,但因為土壤有機質大量提升,生態稻米的價格遠遠高于普通大米,稻農的收入不減反增。于是這種大米被命名為白鸛大米。

 

        “有白鸛的稻田種出的大米最好吃”成為日本稻農的理念。豐岡市通過修復環境,改變種植方式,放棄了以多施化肥提高糧食產量的生產理念,強調生態種植,以優質優價取勝。在重享綠水青山的同時,也收獲了金山銀山。


洱海與大蒜可以兼得!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聚焦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其中強調“三增”:農民增收,農業增效,農村增綠。如同工業一樣,中國農業也急需進行產業結構調整。雖然中國的糧食生產已經連續12年增收,但是不少優質農產品仍然需要從國外進口。這恰如中國的鋼產量雖然全球第一,特種鋼材卻嚴重依賴進口。隨著城市人口增加和生活水平提高,人們對于綠色生態食品的需求與日俱增,對于食品安全尤為關注。中國農業必須改變以高產低質為特征的生產方式,通過轉型生態農業,以優質優價為核心。這樣既優化農產品供給結構,也提高了環境效益,對應對氣候變化有積極作用,同時還使農民增加收入。而這一切的關鍵就是要重視耕地質量,改變現有耕作方式,推廣農業信息化和農業科技創新。

 

        對于大理,讓農民脫貧致富的當地特色主導經濟作物卻成為污染洱海的罪魁禍首,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再次使當地決策者面臨似乎必須二選一的窘境。既然獨頭蒜是上天賜給洱源的獨特農作物,能否采用生態種植方式,既維持洱源的特色農產品,又通過減少甚至杜絕農藥和化肥的施用,從而消除大蒜種植對洱海造成的污染?更進一步,蒜農的收益能否在生態種植方式下不減反增呢?如果這三者能夠實現,不正好是對農業供給側改革的完美詮釋么?

 

        為了探索洱源流域大蒜生態種植方式,北京嘉博文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城鄉有機廢棄物循環利用和耕地質量提升項目而獲得2017年保爾森可持續發展城市獎)(以下簡稱‘嘉博文’)與洱源縣農業局農技推廣中心等機構合作,對洱海北部洱源縣的主導經濟作物大蒜耕作方式進行了調研。洱源作為洱海之源,是洱海三大主要入湖水系彌苴河、羅時河、永安江流經縣域,也是洱海流域大蒜主要種植區域。當地農戶為追求大蒜產量,長期過量投入化肥,全年每畝化肥用量接近200公斤,遠高于全國平均值,更是遠遠超過發達國家為防止化肥過量施用危及水安全而設定的每畝15公斤的上限。而且該縣也是畜牧養殖大縣,全縣畜禽糞污年產生量約100萬噸,近60%未得到安全還田利用,養殖污染物經雨水淋溶沖刷,隨徑流遷移、擴散、下滲,進入水體,成為農業面源污染物來源之一。

 

        調研組還對位于洱源縣的洱海三大主要匯入流域彌苴河、羅時河、永安江周邊的6萬畝大蒜種植情況進行現場調查,發現均存在大蒜種植過程中化肥盲目過量施用,農田土壤富營養化嚴重,未經無害化處理的糞尿施用加劇了土壤重金屬和病蟲卵安全隱患,土壤生態系統生物種群失衡等問題。另據報道,洱海北部農田每年氮磷流失量現象十分嚴重。彌苴河、羅時河、永安江三條河流已成為洱海污染最為嚴重的入湖支流,水質平均為IV類水質,且水質呈現出較為明顯的季節變化趨勢,秋季10-12月至次年春季1-3月,水體總氮、總磷整體水平逐月遞增,5-8月則整體逐月小幅降低或趨于平穩。這個季節變化與大蒜種植期非常吻合。這說明三條支流是典型的以農業面源污染為主的入湖流域。作為入湖水量占洱海年補水量60%、輸入氮磷總量約占50%的三條水系流域,其水質惡化無疑直接影響洱海水質的變化。因此洱源縣已成為洱海北部入湖河流污染控制與治理的重點區域。

 

        為了進一步探索洱海流域的生態農業種植和水土共治方式,嘉博文在2016-2017年的大蒜種植季節,租用了當地51畝蒜田進行試驗,本著“有機肥替代化肥,生物農藥結合物理防控代替高毒化學農藥”的生態種植理念,采用獲得國家專利金獎及國家技術發明獎的“生物強化腐殖化發酵技術”,利用當地養殖糞污高效轉化的功能性大蒜專用生態有機配方肥料,開展了化肥與農藥減量百分之三十(簡稱“減排種植”)和零化肥零農藥(簡稱“零排種植”)兩種方案與當地現有種植方式的比較試驗研究,經檢驗得出以下幾個顯著結論:

01

以綜合經濟效益為目標設定目標畝產量。結果證明,兩種試驗方式的畝產量均達到目標產量值。

02

大蒜的主要生物活性成分大蒜素在零排種植試驗比傳統種植提高33%,減排種植提高13%。這意味著大蒜的營養價值更高,潛在市場價格更高。

03

 零排種植水體總氮年平均減排率達到78%,總磷年平均減排率74%;減排種植的總氮和總磷分別減少排放55%和53%。

        假設以上三條流域周邊20余萬畝耕地全部種植大蒜并采用零排種植方式,并且全縣的畜禽糞污均得到高效資源化轉化后安全還田利用,那么一年內水質將由目前的IV類水改善為II類水。即使采用減排種植方式,水質也將改善為III類水。



2.jpg


常規種植大蒜

3.jpg

減化肥30%種植

(與普通種植方式的大蒜出苗率及整齊度、長勢無差異)

4.jpg

普通種植方式

收獲的蒜果

5.jpg

減化肥30%種植方式

收獲的蒜果



        八月底,嘉博文從日本請來五位著名的大蒜研究學者和種植專家,會同全國大蒜交易中心的山東金鄉農業局和研究所的領導專家共聚洱源縣,對洱源縣大蒜種植向生態農業轉型進行了兩天的深入探討。一致認為,洱源縣的獨頭蒜減排潛力巨大、前景看好。同時洱海周邊的其它農作物(高山蔬菜、梨、葡萄、核桃等),也應該加大研究和推廣生態種植方式。大理周邊各農業大縣如果能全面實行生態種植,將極大減少農業面源污染,這對洱海水質將產生根本性的提高。


日本專家現場測定土壤相關指標
6.jpg

        當然,全面推廣生態種植還有不少問題需要研究和解決,生態種植并非簡單地不施用農藥和化肥就行,而是需要農事技術的革新,種植科技的支撐,土壤檢測與數據分析等等。對生態種植方式的宣傳與示范也非常關鍵,因為農民大多不愿意冒險嘗試新的種植方法,非常注重短期經濟效益,并具有較強的從眾心態。同時農地流轉機制、優質產品的定價機制、有機產品的加工產業鏈、農田土壤的測土配方、農機具推廣、有機肥質量標準、節水灌溉、農資電商等等,都是生態農業大規模發展的關鍵要素。必須認識到,中國的可持續城鎮化離不開農業的可持續發展,這如同一個硬幣的兩面,無法分割。城市所需的安全食物、飲用水等基本生活物質,均依賴于農村的清潔環境所提供。

 

        洱源縣的試驗為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協同發展提供了寶貴的線索、思路和希望—生態農業在保護綠水青山的同時,完全可以讓綠水青山所孕育的農作物更加優質,使農民通過增收脫貧收獲金山銀山。


足球体育彩票 极速赛车是哪个地方彩票 快乐十分前三直选技巧 吉林快3遗漏号码查询 长红配资 大地彩票专业彩票平台 股票配资开户z贝德来 福建省11选5的走 幸运农场综合走势图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图表 河北体彩11选五走势图基本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有鬼 内蒙古快3开奖走势图今天 中山期货配资公司 辽宁11选5玩法公式 pc蛋蛋幸运28预测软件怎么用 360福彩快3